点击关闭

中央香港-图:《萧红》是中央歌剧院原创歌剧

【海航迟发缓发工资】

說到底,蕭紅的文字有一種與命運抗衡的生命力,比如《呼蘭河傳》中書寫過那美好景象的:「這些花從來不澆水,任著風吹,任著太陽曬,可是卻越開越紅,越開越旺盛,把園子裏煊耀得閃眼,把六月誇獎得和水滾著那麼熱。」歌劇當中,就用原創歌曲描繪了呼蘭河。廖向紅以一個「忠實讀者」的視角進行創作。「《蕭紅》以全新的視角,首創的歌劇表演形式走上舞臺,讓更多觀眾在看過歌劇後,再回頭讀一讀蕭紅的作品,成為蕭紅的讀者,將『視寫作如生命』的精神有效傳遞。」

廖向紅是中央戲劇學院副院長,她對記者說:「大概是五年前,我去哈爾濱的時候到呼蘭區的蕭紅故居紀念館走訪,當時看到了她的事跡,我就想,如果有一天能為蕭紅寫一部歌劇就好了。」沒想到,願望在五年後實現了。「蕭紅短暫的生命顛沛流離,從哈爾濱一路到香港,走了十餘個城市。很多人關註的是她的情感命運,但是最讓我思考的是,蕭紅一生中創作出了一百萬字的作品,那是在病痛、生活艱難,情感受挫的情況下,用血淚寫出的一百萬字。那是視寫作如生命的精神。」

隨著中央歌劇院音樂總監、首席指揮楊洋的指揮棒揮動,音樂如流水般在美麗的呼蘭河流淌,音樂漸近悲涼,蒼白憔悴的蕭紅就這樣躺在病床上,緩緩地靠近觀眾的心。蕭紅,其生命如劃過天際的流星,只有短短三十一年:二十四年在哈爾濱,三年半在上海(包括在青島、去日本一年多),兩年在漢口、臨汾、西安與重慶,兩年在香港。但就其視如生命的文學活動而言,她無疑屬於香港。

這一視角也真正引起了觀眾的共鳴。「我不大懂歌劇,但很喜歡這部歌劇。從文學角度來說,它還原了蕭紅的狀態。」一位愛好文學的觀眾感慨道。而一位專門從外地趕回來的蕭紅迷說:「特別高興歌劇《蕭紅》搬上舞臺。劇中蕭紅從抗婚出走到最後成長為一名作家,她抗爭命運,勇敢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的精神,對我們的啟發特別大。」

記者王欣欣報道:中央歌劇院的原創歌劇《蕭紅》在京首演獲成功後,又回到了蕭紅的家鄉哈爾濱上演。從松花江到香江;從《生死場》到《商市街》;從東北寒土地到洋場上海灘;從《呼蘭河傳》到《曠野的呼喊》,蕭軍、端木蕻良、魯迅和許廣平,一位位豐碑的人物以歌劇形式走進今天,現代的舞臺效果,閃回的劇情設計,完美的結尾昇華,淋漓盡致地展現一代才女一生與命運搏擊的不屈靈魂。

劇中蕭紅由女高音尤泓斐飾演,而尤泓斐也出生在黑龍江省呼蘭縣,距離蕭紅的家鄉僅有三十公里。她對記者說:「我從小是聽她的名字長大的,內心的崇拜一直都在,我離開家鄉這麼多年,在看她的文字的時候,對於家鄉的那種熱愛、眷戀更加有共鳴,就覺得跟她的心特別的近。蕭紅的靈魂在外面漂泊了這麼多年,現在呼蘭縣只有她的青絲塚。我希望用歌聲接她回家,用歌劇的形式讓她的靈魂有所安放。因為還有那麼多的人還在愛她,沒有忘記她。」

圖:《蕭紅》是中央歌劇院原創歌劇

歌劇還原了蕭紅在香港實現自由創作的藝術巔峰期。以東北人的率真、豪爽,迅速融入當地的文藝圈子;在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香港分會會員聚餐會上,洋洋灑灑、慷慨激昂地發言,希望在港人士珍惜和平局面,寫出更好的作品來。蕭紅滿意於香港的一切,她給好友白朗寫信說:「這裏的一切景物都是那麼恬靜和幽美……面對著碧澄的海水,常會使人神醉的,這一切,不都正是我往日所夢想的寫作佳境嗎?」而她也長眠於這個令她滿意的「寫作佳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