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家-李克对教师合唱团寄予了更多的期待

【美国加州地震】

藝術家的舞臺無處不在灰白時髦的卷髮、挺拔的腰身、爽朗的笑聲,讓所有初見李克的人都能第一時間感受到她的人格魅力,鏗鏘的語調總是吸引著山裡娃的目光。平時的指導中,李克教給當地教師的不僅是音樂知識、合唱藝術和指揮技能,更多的是作為教師的教授方法。

把文化“種”到心坎上文化和旅游部對靜樂縣的幫扶始於1995年,先後派出22批工作隊、26位幹部到靜樂掛職扶貧,並持續組織優秀藝術家赴靜樂輔導學生、教師等群體,成效也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顯現。李克的“種文化”舉措無疑是靜樂“扶貧”“扶智”“扶志”工作極為生動的例證。

“這些老師、娃娃,如今更聽你的。”靜樂縣政府的幹部們常跟李克開玩笑說,她比他們在當地更有威信。李克也總是微笑地回應:“這也許就是文化的力量,藝術的感染力吧。”採訪中,這位老藝術家時常讓記者聯想起她年輕時在舞臺上表演的情景。也許正如她所說,藝術家的舞臺無處不在。(薛帥)

不久之後,由李克捐贈的又一架嶄新的鋼琴送至靜樂。這是一架適合在上千人場館演奏的長江牌三角演奏鋼琴。測試打包、聯繫運送,直至鋼琴送抵,李克心裡的一塊石頭才真正落了地。

李克擁有過自己的輝煌。1979年,小澤徵爾訪華演出在全國範圍內挑選演員,她成功入選並演唱了《歡樂頌》;1981年,我國首演莫扎特的《安魂曲》,她擔任女中音領唱。作為國家一級演員、中國合唱協會常務理事及群眾合唱委員會副主任的李克,原本應該享受較為悠閑的退休日子,但她選擇了另一種生活。

老藝術家李克在指導靜樂小學生合唱 盧 旭 攝

“文化扶貧貴在堅持。以文化人需要時間,藝術的力量要隨著滴滴澆灌、絲絲浸潤而逐步見效。”半年多來,李克的行程幾乎是兩點一線。從北京到晉北,千里之遙,和諧號動車的軌道聯結李克和靜樂。每月兩次往返,半年間近一半的時間常駐靜樂。當地人形容李克走路帶風、聲如洪鐘,感恩於她不懈的付出。

“一張隨時就能定格在‘O’型的嘴總能隨心所欲唱出動聽的歌聲,讓我們陶醉其中。”這是靜樂縣愛樂希望小學的音樂教師馬麗峰對李克的印象。馬麗峰在這所由文化和旅游部援建的希望小學里工作了20 多年,李克的到來為她業務精進提供了巨大的助力。“無論是口型、用氣、唱法,她都會一遍一遍示範。她還常常教導我們,要讓自己變得有價值,就要嚴格要求自己。在她的言傳身教中,作為學生的我們也在規範自己。”

“當我看到她變了形的雙腿走路不靈便的樣子時,我總能想到老師在求藝路上付出的辛苦與汗水,感受到一位老人的敬業精神。我現在眼前便浮現出她提著一摞摞厚重的書本步行到快遞點為我們郵寄音樂資料的情景。”32歲的靜樂一中教師張建崗說,“李老師總是說,只有提高了我們這些教師的合唱水平,一棒接一棒,才能把聲樂事業源遠流長地抓下去。”

剛聽說國交要遠赴山西開展基層扶貧演出,李克就決定為靜樂捐贈一架鋼琴。“不能因為當地的硬件條件限制了發揮,國家院團不能因為下基層就達不到平時的藝術水準。越是到基層,越要把最好的藝術表現留給當地觀眾。”在李克看來,基層觀眾的期望不但不能被辜負,最好一點兒折扣都別打。於是,有了硬件上的保證,有了高質量的演出效果,進而有了百姓口中的“國家水平”。

每次李克到了靜樂縣,教學任務都安排得滿滿噹噹;現場授課時,教室里總是站滿了學員。爭分奪秒,惜時如金,在這裡是如此必要。“上午是教師合唱團,下午是3個學校的童聲合唱團,晚上還要輔導藝考生。李老師太拼了。”當地的教育局工作人員感嘆。白天吃飯的時間都要省,深夜更要加班備課,這成了李克的工作常態。除了現場授課,李克還堅持每周網絡授課。半夜甚至凌晨,李克還在學員微信群里發佈教學文章和聲樂音頻。

一片文化貧瘠之地,一所偏遠而封閉的小學,一群調皮的“問題”學生;直到一位音樂教師的到來,一支童聲合唱團的誕生,一切漸漸發生了奇跡般的改變;合唱中,孩子們的天性被解放、心智被啟迪,他們中還有人成為音樂家……法國電影《放牛班的春天》感動了無數觀眾,更讓人領略到藝術直擊人心的魅力、改變人生的魔力。如今,在國家級貧困縣——山西省忻州市靜樂縣,現實版《放牛班的春天》正在上演,故事的主人公“音樂教師”是中國交響樂團(原中央樂團)退休女中音歌唱家李克。

談及這4支合唱團的發展,李克眼裡閃著光。李克說,她希望把童聲合唱團在兩年內打造成國內一流的合唱團,給靜樂的山裡娃們插上音樂的翅膀,飛到北京去,飛到國際合唱節去;希望讓孩子們通過參加國際合唱節,與大城市的孩子擁有一樣寬廣的視野,讓他們的未來擁有更多可能。“我想要留下一支帶不走、有能力的園丁隊伍,進而一代一代地教授、傳承下去。等新一代成長起來,他們的身心就不會再‘貧困’。”李克對教師合唱團寄予了更多的期待。

為參加不久後舉行的陝西(神木)全國合唱藝術節,日前,教師合唱團正在緊張的備賽階段。在靜樂,李克連續五六個小時彈著鋼琴,一遍遍地指導、示範;回到北京,她仍將大量精力放在合唱團上,通過微信視頻為學員們摳細節。“貧瘠的土壤更需要播下文化的種子,那是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是脫貧致富的原動力。”李克常這樣說。

女兒每次給她講起山西扶貧的點滴故事,都讓李克有去看一看的衝動。於是在捐贈鋼琴後,李克做出了一個重大決定:親自去靜樂幫扶,以自己的聲樂特長為靜樂的文化脫貧做點實事。

短短半年,在李克一次次的京晉往返中,靜樂組建了有史以來的第一支教師合唱團和3支童聲合唱團。“一來到這裡,我就看到了合唱能在這裡生根發芽並枝繁葉茂的潛質。”李克坦言,一方面,改變靜樂的貧困需要從靜樂人的內心深處給予激勵與力量,合唱是絕佳方式;另一方面,雖是貧困縣,但靜樂有歷史、有底蘊,更是革命老區,有著諸多音樂教育從業者與一大批中小學生、教師、藝考生等音樂愛好者。“我就是從最基層一步步走到國家級舞臺上的。我理解他們,他們需要我。”李克說。

李克在靜樂的意義遠不止於此。她的初心與他們的夢在靜樂縣文化活動中心,擺放著一架價值不菲的卡瓦依鋼琴。李克與靜樂縣的淵源正是從這架鋼琴開始。2018年,中國交響樂團來到靜樂縣演出,當《走進新時代》的優美旋律在青年鋼琴家李舒曼的指尖緩緩流淌時,李舒曼沒有想到這架鋼琴是由其母親捐贈的。

“這裡是文化和旅游部的扶貧點,是我們中國交響樂團下基層開展文化扶貧工作的試驗田。那麼,傾註所有精力、奉獻畢生經驗,在所不辭。”作為“老國交人”,即使已經退休多年,李克的歸屬感與使命感未減分毫。在這位幾乎與新中國同齡的老藝術家眼裡,自己是國家培養出來的,是文化和旅游部系統的“老人”,那麼參與扶貧重任理所當然。她選擇用支教的方式,誓要將藝術活水引入靜樂,讓靜樂百姓從“心”中脫貧。

為了提高教師合唱團的水平,李克通過多方努力,邀請到原中央樂團著名指揮家王軍一起加入共同幫扶靜樂的行列。原本按規定,王軍主講的“合唱指揮初中高級班”遠程視頻課程為一年,學費每人3800元,60人學費共計20餘萬元。李克和王軍經過商議決定:文化扶貧,學費全免。在李克的帶動下,在中國交響樂團的引導和組織下,文化和旅游系統越來越多的藝術家將目光投向了靜樂,無償將資源傾註於這片正在脫貧的土地。不到兩年的時間,李克無私捐贈的錢物超過20萬元。這些錢除買了兩架鋼琴外,全部用於兩個合唱團的培訓及演出,以及購買演出服裝、樂譜、光盤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