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戏曲-折射出中国传统文化发展的历史逻辑和时代境遇

【长三角铁路迎高峰】

在陳彥看來,一部秦腔史,裡面有許多值得發掘的東西,對於民族傳統文化的繼承與發展具有特別意義。“這些東西能說清楚文化的根性,他們直接從民間生長出來,經過成百上千年的裹挾,已經豐沛得滿樹繁花了,我不過是把這些花朵採摘下來。”

小說中也滲透著他的反思:秦腔為代表的傳統戲曲經歷短暫輝煌,受到商品經濟大潮的衝擊,成了博物館里的老古董,從業者紛紛改行下海,直到當下民族文化又被重視並得到提升。陳彥認為,創作就是要堅守民族文化,才能走向世界。

記者史競男繼路遙《平凡的世界》、陳忠實《白鹿原》、賈平凹《秦腔》後,陝西作家陳彥日前憑藉《主角》獲第十屆茅盾文學獎,“文學陝軍”又一次問鼎中國文壇最高獎。

寫作《主角》時,他筆下的文字常常一瀉千里般涌出。深深扎根於生活的土壤,耳濡目染、煙熏火燎,讓他的心裡充盈著動人故事。“我覺得他們的故事,是一定能打動人的。”

戲臺演盡人間百態,《主角》敘盡當代秦腔。這部長篇小說是如何創作出來的?日前,由中國版權協會在京舉辦的“遠集坊”講壇上,陳彥講述了創作背後的故事。

80萬字的《主角》中,有數百個人物,時間跨度40年。陳彥將秦腔名伶憶秦娥的人生沉浮以及秦腔藝術的興衰起落娓娓道來,讓讀者沉浸其中。

在寫作《主角》時,陳彥承繼了三個傳統,一是現實主義傳統,二是中國小說的傳統,三是中國戲曲的傳統。以憶秦娥近半個世紀的人生起伏為敘事線索,敘述幾代秦腔人的命運沉浮,折射出中國傳統文化發展的歷史邏輯和時代境遇,展示中華民族艱難而曲折的奮鬥歷程。也正因如此,書中雖不乏人世的蒼涼及悲苦,卻升騰出希望和奮進的力量。

這位中國戲劇家協會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從陝西商洛的鎮安縣城走來。18歲時,陳彥就寫出了第一個話劇劇本並斬獲省級二等獎。才華初綻的他被“挖”到陝西省戲曲研究院,開始了從編劇到團長、副院長、院長的28年職業生涯。正是在這裡,他完成了對秦腔的專業積累,相繼創作出“西京三部曲”——《遲開的玫瑰》《大樹西遷》《西京故事》。2015年,他的長篇小說《裝台》出版,這部講述舞臺主角以外角色的作品備受好評,很多評論家建議他應該著重寫個“角”。他開始認真思考這一題材,並最終寫出了《主角》。

陳彥說,創作《主角》時狀態是輕鬆自如的,因為他對這種生活、對這些人物太熟悉了。“我只是寫了自己浸泡過幾十年的生活,那個‘浸泡池’就是陝西省戲曲研究院。我始終都在與各種角兒打交道,是他們的喜怒哀樂和命運起伏,攪動著我的心靈,讓我有一種講述的欲望。”

陳彥說,他親歷了改革開放,想通過這部小說,通過秦腔這一載體,把40年所經歷的中國社會的方方面面都囊括進來,描繪時代面貌,反映時代精神,揭示社會轉型變革對個體命運的巨大影響。

不出所料,2018年初,《主角》一經出版即好評如潮,被評論界認為是一部動人心魄的命運之書,是以中國古典審美方式講述“中國故事”的秦聲秦韻。

北京10月8日電 “茅獎”得主陳彥:《主角》離不開生活的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