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良公司-上海银行给宝能集团的贷款反而扩大到了265亿

【航拍雪后武当山】

公開資料顯示,衡源企業包含貴金屬、金融、房地產、體育四大業務版塊,公司經營範圍包括企業實體投資及管理、企業投資咨詢服務、房地產開發經營、國內貿易等服務,註冊資本2億元,其中徐國良持股76.75%,徐國勝持股15%,徐國平持股8.25%。

百聯中環廣場一期,總建築面積43萬平方米,商業建築面積25萬平方米。因周圍人口逐漸密集和周邊無競爭對手,商場年銷售額迅速超過30億元。

上銀瑞金(註冊資本1.3億)由上銀基金管理公司(註冊資本3億)100%持股,上銀基金由上海銀行90%控股,中國機械集團有限公司持股10%。

公司給予寶能集團的所有授信業務均按本公司審批授權規定全流程審批,相關授信不屬於副行長審批權限,且不存在違法違規放貸行為。

上海銀行在公告中表示,2019年以來,衡源企業及相關公司在上海銀行的貸款風險化解工作取得重大進展。衡源企業經比選後自主決定將項目公司股權出售給相關公司,並辦理了股權變更手續。

百聯中環地塊,是2001年四川商人張鈞的興力達集團和普陀區長征鎮合作的爛尾項目。

可以看到,衡源在2016年4月20日進入,6月20日就退出,股東換成了上海乾苑投資合伙企業。而上海興立達、濠泉項目股東變更同樣如此。

衡源1%、乾苑99%工商資料顯示,上海乾苑投資合伙成立於2016年2月3日,上銀瑞金資本管理有限公司出億資88億元,衡源企業出資10.6920億元,總資本正好是收購三個項目的金額。

徐國良自己肯定沒有89億,錢顯然主要來自上海銀行。上海銀行為什麼願意給徐國良這麼多錢呢?

爛尾的百聯寫字樓和公寓2014年,百聯集團把商城剝離,剩下的二期建配龍項目以31.5億、興力達項目以16.5億公開轉讓。

上海銀行為了2016年11月16日上市,和徐國良一啪即合,出錢幫他拿下這三項資產。

具體可瞭解:2020首雷:實名舉報上海銀行副行長侵吞265億貸款?上海銀行公開回應

對此,10日上海銀行即在其官網發佈《嚴正聲明》,稱已在第一時間向公安機關報案,並表示徐國良及其實際控制的衡源企業等多家企業,因嚴重拖欠巨額債務被上海銀行及其他債權人依法訴至多家法院,其已深陷債務危機及嚴重失信局面。

這是怎麼回事?顯然不是正常貸款。

2005年8月,張鈞把70%股權以3.925億元出售給新長征集團,上海富豪顏立燕接手,經過多輪轉手,2007年到了上海百聯手裡。百聯中環分了兩期開發。第一期的商場成功了。

左為百聯中環一期,右側藍圈內為二期

為了增加吸引力,百聯24.6億搭配銷售黃金位置的濠泉項目,也就是徐匯濱江。傳聞稱該項目地塊曾被規劃為保障房,2012年調整了地塊屬性為商住辦,百聯以12.4億購得。

截至目前,對寶能集團的單一客戶貸款集中度和集團授信集中度未超過公司2018年末資本凈額10%和15%,符合監管規定。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行長要參。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徐國良總價89.1億拿下這些項目,加上利息到今天欠107億,算下來徐國良出的資金應該十億左右,這至少是8倍的杠桿收購。

這麼大一個瓜,這其中到底有什麼內幕呢?

針對1月10日衡源企業法定代表人徐國良舉報上海銀行副行長黃濤勾結深圳寶能集團違法套取貸款一事,上海銀行13日午間再次發佈澄清公告稱,公司向寶能集團授信屬於正常商業行為。

商城成功了,但是寫字樓和公寓爛尾了。由於真如政府相信了李嘉誠,把大量土地給了他,而李嘉誠是著名的不開發、靠捂地賺大錢的資本家,導致真如地區長期發展落後,出現一大堆爛尾項目。

那麼,這麼大一個瓜,這其中到底有什麼內幕呢?

問題在於,徐國良實力有限,玩不下去了。

合理推斷,百聯集團打包的二十多億債務應該也是欠上海銀行的。

三塊資產總價72.6億,但是百聯還打包了債務。掛了近兩年,2016年初被徐國良花了89.1億元拿下,其中包括百聯20多億的債務。

上海銀行在符合監管規則的條件下履行了對寶能集團相關公司貸款的審批手續,目前用信餘額78.64億元,貸款利率5%,高於同期上海銀行房地產貸款利率最低定價。

可見,這些項目中,徐國良實際出資11億,88億是上海銀行出的。

上海銀行為了救百聯集團的20多億不良貸款,出了88多億找來徐國良接盤;徐國良出了問題,上海銀行又出265億找來寶能接盤。

2019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378.81億元,同比增長19.76%;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63.59億元,同比增長14.59%。目前,公司經營管理一切正常,財務表現及內部控制總體運行良好。

文章指出,上海銀行副行長黃濤“勾結”深圳市寶能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寶能集團”),設局侵吞衡源企業所有的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近200多億優良資產,且違法套取國有銀行265億元貸款。

於是,徐國良發出了《關於敦促上海銀行副行長黃濤立即向上海紀監委投案自首、歸還我百億資產的公開信》。

上海銀行在公告中披露,截至2019年9月末,上海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17%,撥備覆蓋率為333.36%,貸款撥備率為3.90%。

查詢工商資料,可以看到這些項目公司的股權變更:

停工的現場徐國良在公開信中說:“上海銀行給予我方在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的貸款合計僅有107億元,利率在6.2-6.6%之間,風險完全可控;然而,由你一手策劃的寶能集團併購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上海銀行給寶能集團的貸款反而擴大到了265億,且利率極低,不到5.1%。”

截至周五收盤,上海銀行報9.4元/股,漲0.21%。

徐國良覺得很冤:你只要再多給我幾十億把項目做完賣掉,我就可以賺大錢還你錢。而現在你逼我把地產項目賤賣給寶能。你107億都不肯再給我,卻給了寶能265億,利息還低了。寶能提供的抵押物虛增價值7倍,還挪用了巨額貸款,這裡面難道沒有貓膩?

天眼查顯示,衡源企業100%股權均被司法凍結,上述三股東所持有的衡源企業股權也均處於質押狀態,質權人為上海廩溢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而股權關係顯示,上海廩溢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受綠地金融實際控制。

文章綜合來源:e公司官網、撥開迷霧看世界

好,問題來了,按照項目公司來看,上海銀行是出資成為控股股東;而實際上,這88億卻成了張國良的借款本金,年息6.2%至6.6%。

寶能集團在上海銀行的所有授信及併購貸款均為正常類貸款,按合同約定還本付息,未產生風險事件。

徐國良在舉報信中說:“我與上海銀行,相識相交二十餘載,互幫互助,總體合作愉快。在2018年12月20日寶能集團對我企業違約之前,衡源企業在上海銀行的信譽一直良好。二十餘年來,上海銀行給予衡源企業以強有力的支持,衡源企業也積極回報上海銀行,為上海銀行不良資產處置及上市等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針對衡源企業法定代表人實名舉報事件,1月12日晚間,上海銀行進一步發佈澄清公告稱,公司向寶能集團授信屬於正常商業行為,寶能集團有真實合理資金需求,並提供有效擔保。

要參君1月10日,微信公眾號“上海衡源企業”發佈署名為“徐國良”的舉報文章,並被其他網絡媒介廣泛轉載。

根據公告,截至目前,衡源企業及相關公司在上海銀行的貸款全部出現逾期,上海銀行已依法起訴並採取了財產保全措施,已將其40.44億元貸款全部納入不良並足額計提撥備,對上海銀行後續經營及財務狀況不會產生不利影響。

此外,上海銀行表示,自2012年與寶能集團建立信貸關係,除承接衡源企業項目公司相關貸款外,對寶能集團發放的其他貸款餘額為135.4億元,平均利率為5.99%,與上海銀行同期發放的房地產貸款利率水平相當;依據審慎評估原則,抵質押率不超過70%。

事情要從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說起。

關於上述舉報事件及上海銀行相關公告,記者已向寶能集團提出採訪,但截至發稿尚未有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