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经济-企业短期贷款大幅增长4400亿元

【国泰机长通风报信】

聯訊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奇霖對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表示,社融存量增速下滑0.2%,錄得10.7%,今年年內社融增速高點大概率已經過去。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再次強調對房地產領域的嚴調控,房地產領域信用派生力量被限制,信用擴張的資產端缺乏有效依托,若專項債不擴容,則隨著專項債下半年發行額度減少與低基數效應逐漸消失,信用收縮可能會再成趨勢,市場關註與定價的焦點將轉為社融下滑的斜率上。

中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諸建芳對本報記者表示,信貸7月凈增1.06萬億元,凈增量明顯低於2018年7月的1.45萬億元,環比較6月少增6000億元。居民貸款維持穩健,但受時點因素影響,企業短期貸款下降顯著,拖累總量。從結構上看,居民部門中,整體貸款為5112億元,低於2018年同期(少增約1222億元),以按揭貸款為主的居民中長期貸款繼續保持較高水平,凈增4417億元,同比環比均保持大致規模(4500億元上下)。企業部門層面,7月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信貸新增2974億元,顯著低於2018年同期持平(少增約3527億元),企業中長期貸款新增3678億元,弱於2018年同期(少增約1197億元),而企業短期貸款當月明顯少減,凈減少2195億元,儘管有半年末銀行提前“透支”7月企業短貸的季節性影響,但仍為單月曆史上凈減少量的最高水平。

李奇霖表示,7月社融新增規模1.01萬億元,信貸1.06萬億元,雙雙低於預期,主要受表外業務三項(尤其是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與企業短期貸款大幅收縮拖累。社融口徑下的信貸總量一般,結構改善,可能與政策的引導有關,但持續性與向上的彈性存疑。表外業務三項合計收縮6200億元,較6月擴大4000億元,符合之前對非標項目改善趨勢已停滯的判斷,但如此大跌幅的表外融資背後不完全是實體經濟信用擴張乏力所致,還包含了季節性因素的助跌與融資需求的結構性變化。信托貸款新增-670億元,是今年以來的最高跌幅,主要與房地產領域調控加大,諸多信托機構在房地產信托業務開展上受到限制有關。

但李奇霖表示,在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約束沒有鬆動的條件下,基建項目向上的動能有限,下半年既缺乏財政擴張的空間,又缺乏具有較好現金流的優質項目,城投與社會資本參與投資基建的意願不足,可能難以有效抵補房地產下滑的壓力。加上全球經濟增長動能減弱,外部經濟環境的不確定性,製造業企業的需求很難有起色,企業家在充滿不確定的環境下,資本開支意願也會減弱。縱使信用供給力度加大,需求也很難響應,信用擴張可能會依然乏力。

央行8月12日公佈金融統計數據,7月末,廣義貨幣(M2)餘額191.94萬億元,同比增長8.1%。狹義貨幣(M1)餘額55.3萬億元,同比增長3.1%。流通中現金(M0)餘額7.27萬億元,同比增長4.5%。7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1.06萬億元,外幣貸款減少123億美元。7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214.13萬億元,同比增長10.7%。但社融新增規模和信貸雙雙低於預期。

7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1.06萬億元,同比少增3975億元。分部門看,住戶部門貸款增加5112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增加695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4417億元;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增加2974億元,其中,短期貸款減少2195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3678億元,票據融資增加1284億元;非銀行業金融機構貸款增加2328億元。

“企業部門中,短貸新增-2100億元,是造成信貸低於預期與歷史同期的主要拖累項,但這一項的下滑更多與季節性因素有關。”李奇霖表示,今年6月,企業短期貸款大幅增長4400億元,是過去三年的最高值,對7月份的拖累會是近三年的最高。企業中長期貸款新增3600億元,占銀行貸款總規模的比例有所上升,一方面在於監管機構有意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製造業與民企的中長期貸款,另一方面在於二季度末地方債再次放量+專項債充當資本金的杠桿效應,基建領域的融資需求有所起色,基建信托規模提升便是這一點的輔證。

諸建芳表示,從1月至7月看,社融趨勢及結構變化均好於2018年同期,但7月當月的非標及貸款拖累為後續的社融增速變化形成了新的不確定性,預計伴隨對房地產信托等的管控加強,全年非標增速仍將處於負增長區間。向後看,地方專項債對社融的凈貢獻將逐步減弱,預計年內社融增速將主要圍繞10.5%上下的中樞水平運行。當前的信貸水平已小幅偏離了“合意”的增速水平,儘管企業中長期貸款占比有所回升,但其背後是總量的縮減,後續月份的信貸變化將十分關鍵,央行應通過在三季度定向降準、四季度加快推進LPR利率定價的方式,進一步扶持實體經濟融資。

李奇霖分析,社融口徑下的信貸扣除了對非銀金融機構的貸款,更能直觀反映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7月份8000億元的總量,較2018年(1.28萬億元)與近三年均值(8800億元)都低,並不能說好。居民部門中,中長期貸款的規模(4400億元)依然偏高,與今年以來的中樞水平(4500億元)基本持平。隨著多個熱點城市的按揭貸款利率進一步上浮至10%甚至更高,房貸利率進一步反彈,在下半年可能會迎來更快幅度的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