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证书世文-需要签“休假安全保证书”“手机管理责任书”等责任状

【醉驾车主企业停产】

6月底,為準備即將開始的“百日安全活動”,武警廣東總隊佛山支隊一中隊文書鄭世文按慣例著手製作安全工作責任狀,沒想到卻被指導員叫停。“各級反覆簽責任狀,看上去是在層層壓實責任,卻很容易變成層層推卸責任,不但增加了基層負擔,還可能助長不實之風。”該支隊領導說,針對類似問題,他們從細節入手糾治形式主義,切實減輕基層負擔。

“休假之前不用再簽保證書,真好!”今年6月,該支隊上士班長王躍恆準備休假。他沒有像過去那樣先簽保證書、再接受“假前教育”,而是按程序審批後就踏上回家旅途。休假期間,他在放鬆身心的同時自覺遵守各項規章制度;歸隊後,他精神煥發全身心投入訓練,帶領全班出色完成多項執勤任務。

“基層簽訂的責任狀,不能成為機關的‘免責單’,更不能流於形式。”該支隊領導說,簽責任狀的初衷是為了更好地激發大家的責任意識,提高管理效果。但是,他們在調研中發現,有些責任狀不僅沒有起到應有的作用,反而在一定程度上牽扯了基層官兵的精力,過多過濫的責任狀漸漸淪為形式主義,無形中增加了基層負擔。

“以前遇有重大工作要落實,各種要簽的責任狀就來了。”說起責任狀,鄭世文一肚子苦水。不少官兵坦言,為了加強教育管理,需要簽“休假安全保證書”“手機管理責任書”等責任狀,讓大家有些無奈。

為了減輕基層負擔,糾正以簽訂責任狀轉嫁責任的不良傾向,該支隊及時制訂“權責清單”,釐清各級的職責界限,嚴格按照職責分工抓工作落實;責任狀聚焦中心工作,真正起到提醒和警示的作用;責任狀由機關統籌,不必要的堅決叫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