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特种-上图:斯里兰卡马杜鲁亚特种部队训练学校组织学员进行渡河训练

【马云再登福布斯】

被折磨兩天后,我們體能消耗殆盡,意志也瀕臨崩潰,但接著還要面對5天的生存實踐考驗,尋找食物和水源,外加30公里叢林行軍。如此嚴苛殘酷的訓練,對受訓學員血性和戰鬥力的磨礪可想而知。

關於這片叢林,我還清楚記得這樣一個“插曲”:一次戰鬥追蹤訓練中,我們小隊進入叢林不久便跟丟了蹤跡。正當大家心急如焚之時,教員下達了原地休整命令,然後隻身前出尋找蹤跡。不到半個小時,他便找到蹤跡並帶領小隊繼續追蹤。

一天下午,大家正按照計划進行體能訓練時,突然從路兩邊竄出10多名持槍蒙面的“武裝分子”。我們來不及反抗,就被捆住雙手、蒙上眼睛。

馬杜魯亞特種部隊訓練學校,是斯陸軍特種部隊下轄的兩所特種訓練學校之一,也是陸軍特種部隊日常輪訓的基地。學校圍繞特種部隊基礎課程、戰鬥追蹤和野外生存等方面強化訓練,為斯陸軍特種部隊和國防軍特種作戰力量不斷註入新鮮血液。

早就聽聞,斯裡蘭卡馬杜魯亞特種部隊訓練學校,以嚴苛殘酷的訓練、要求絕對服從的紀律,培養了很多特種部隊精英。今年7月,我來到這所學校,參加了為期3個多月的戰鬥追蹤和野外生存課程培訓,對其嚴酷訓練領略了一二。

與戰鬥追蹤訓練不同,為期7周的野外生存訓練旨在強化逃生、躲避、危難求生等技能,路子也更“野”,尤其以戰俘營為背景的逃生訓練令我至今難忘。

我印象很深刻的一點是,整個訓練過程中,斯軍教學訓練總是井然有序、高效運行。這和他們高度自覺、高度自律的意識是分不開的。在培訓中我看到,哪怕是資歷最老的軍士長,也絕不會表現出任何優越感,哪怕士兵教員發出的指令和要求,軍官學員也都會不折不扣地按要求去做。

斯裡蘭卡馬杜魯亞特種部隊訓練學校——向“絕望”要戰鬥力

“叢林環境複雜,任何腳印都會影響我的分析和判斷,多人尋找蹤跡只會越幫越忙。”行進途中,教員似乎深諳學員心思,還沒等大家問就解釋起來。正是在這樣的訓練中,“叢林法則”漸漸對我這個“外人”揭開神秘面紗。

學校周邊密佈的叢林,為生活在此的斯軍教員和學員,提供了得天獨厚的特種作戰訓練環境。

第二天,我們被強行轉移到荒野中,赤裸的上半身在驕陽炙烤下火辣辣作痛。“武裝分子”並沒有就此罷休,用樹枝抽打我們,往傷口處灑鹽水、辣椒水。烈日下,有幾名學員開始脫水、中暑,但逼近極限的訓練沒有就此打住。

熬到深夜,我們個個已是筋疲力盡,想著終於能有片刻喘息了。然而,“武裝分子”卻用枯樹製造火障,將我們圍困其中,一時間濃煙四起。我們逐個被拖出去接受嚴刑拷問,耳畔通宵都是受虐學員的哀嚎。絕望的表情,顯現在很多學員臉上。

上圖:斯裡蘭卡馬杜魯亞特種部隊訓練學校組織學員進行渡河訓練。劉 釗提供

從科倫坡出發,驅車6個多小時,來到馬杜魯亞國家森林公園,學校就藏身在這片密林深處。一路上人煙稀少,不時冒出的荷槍實彈的執勤哨兵,讓我還沒進校園,就感受到了特種作戰的氣息。

劉 釗【編輯:田博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