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土壤-较好地解决了重盐碱地栽培蔬菜的技术难题

【李宁拯救李宁】

從象牙塔到鹽鹼地,戰場的轉換考驗著大學教授們。但科技特派員的身份,是沉甸甸的責任,也意味著即使面臨巨大挑戰,他們也必須攻堅克難,乾出一番事業來。“教授科特派”如何巧幹?駱洪義和王健林兩位教授的故事可帶來一些啟發。

鹽鹼地里綠油油“鹼窩窩”長出現代農業莊園“毛坨村,太偏遠,出進交通不方便。遠離水源年年旱,土地寬闊光鹽鹼。人種天收無保障,要想致富難上難。”在很長時間里,這段順口溜是人們對東營市貧困村——毛坨村的印象。這個僅有120戶、480多口人的小村莊,地鹼、水咸、乾旱,儘管擁有6000多畝地,但卻基本上都是“啥也種不了”的鹽鹼地。

然而,當科技日報記者拜訪這裡時,“不毛之地”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集研發、生產、休閑觀光為一體的現代農業莊園,裡面綠意誘人的蔬菜、生機勃勃的食用菌、葡萄為參觀者打開了眼界。

鹽鹼地里紅彤彤這裡西紅柿年產4萬斤鹽鹼地里紅彤彤,是對大棚西紅柿的形容。鹽鹼地上種蔬菜有先天劣勢。然而,地處黃河三角洲入海口的東營區景屋合作社的大棚西紅柿,卻能年產4萬斤。這讓人很是吃驚。

針對蔬菜栽培業,經過反覆實驗,專家們在重鹽鹼地上利用塑料隔絕下層土壤,上層採用有機基質,在日光溫室內進行蔬菜栽培,較好地解決了重鹽鹼地栽培蔬菜的技術難題;當地傳統種植的棉花,效益很差,農民經常是“連年賠錢連年種”。通過專家們的引種、試種,篩選出了小麥、花生、甘薯、馬鈴薯等作物的耐鹽種質資源,建立了一整套濱海重鹽鹼地糧油作物高產栽培技術體系……

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幾年前,青島農業大學選派王健林教授帶領的30餘名師生組成的科研隊伍,進駐毛坨村,與當地農民同吃住、面對面、零距離交流,破解重鹽鹼地利用難題。

如今,“不毛之地”變了樣:鹽鹼地改良、上農下漁、無土栽培、稻鴨共生、耐鹽林果、糧油栽培等鹽鹼地生態農業發展模式,被人們稱為“毛坨模式”。全村人均純收入由原來的不足千元上升到兩萬元以上,毛坨村也由原來的貧困村被評為全國文明村。

東營市地處黃三角地區,土壤中鹽鹼重,蔬菜產量低,即使管理好的大棚,年產西紅柿也很少超過2萬斤。當地種大棚需要用黃河水一遍遍“洗”土壤中的鹼,耗水量驚人。山東農業大學資源與環境學院教授駱洪義主要研究方向為無土栽培及水溶肥理論與實踐,農業有機廢棄物綜合利用。作為科技特派員,他來到東營市東營區景屋村指導生產,看著白花花的鹽鹼地,想出了硬招。

“高校把專家教授直接送到田間地頭,面對面零距離的指導農民生產,從技術上給予全方位的支持,轉變了農民的種地意識。”王健林說。讓創新成果直接轉化為農民脫貧致富的現實生產力,教授與農民實現了雙贏。

但是初來乍到,即使駱洪義的教授身份,也並不能讓農民兄弟完全信服,他需要找一個“試驗田”。

“不毛之地”變了樣受訪者供圖特有範兒本報記者王延斌通訊員馬文哲在不適合莊稼生長的鹽鹼地上種蔬菜具有先天劣勢,但來自山東農業大學和青島農業大學的兩位“教授科特派”卻施展絕技,實現了鹽鹼地上“種”大棚,種葡萄、產食用菌的“奇跡”。

在當年12月,景屋村民種下了西紅柿苗。苗子一直綠油油的,莖稈粗壯;坐果的時候,從最下麵的第一穗到最上面的第五穗甚至第六穗,果實基本上一樣大。要知道以前,三穗的就要當次果賣,四穗五穗的柿子根本長不起來。記者瞭解到,如今,僅景屋合作社採用水肥一體化技術種植的西紅柿大棚就發展到100多個。

與東營市相鄰的地級市濱州,其北部瀕臨渤海,也面臨著鹽鹼地改造問題。將水肥一體化栽培技術落地,駱洪義選擇了自己的親戚“小試牛刀”,大獲成功。明眼人知道,這才是“硬技術”。

當下,土壤板結、鹽化、病害多,越來越成為種植蔬菜的障礙。捨棄土壤用基質,能很好地避開這些難題。駱洪義採用農村比較多的秸稈、牛糞、蘑菇渣等材料,經過腐熟、發酵,降低碳氮比,同時消毒殺菌。這樣做出來的基質性狀穩定,成本低廉。蔬菜種在基質里,一星期澆一次營養液。營養液根據不同作物,同種作物不同生長時期對營養元素的吸收特性,以及當地的灌溉水特點來配置。簡單說,就是植物需要什麼營養,就在微噴的水裡添加什麼營養元素。這就是駱洪義的水肥一體化栽培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