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當然也希望朝鮮問題能夠繼續取得突破

【一家5人出游1人还】

有評論稱,特朗普有理由感到興奮,這是河內峰會破裂以來,兩國領導人之間首次直接接觸。美國《華盛頓郵報》稱,特朗普將這封信視為美朝會談步入正軌的信號。“我認為將會發生一些非常積極的事情。”

王俊生認為,特朗普的表態既是外交辭令、象徵性的信號,同時也是其真實想法的流露。他和金正恩都是作風自信、大膽的人物,都不拘泥於形式和套路。因此,兩人都覺得可以通過直接會面的方式解決問題,這也是一年多來兩國關係能夠發生迅速而巨大轉變的原因。但是,最大的疑問是,眼下時機成熟嗎?

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王俊生認為,這封來信至少釋放了兩層信號,其一,儘管河內峰會遭遇挫折,儘管國際輿論不乏各種悲觀觀點,但美朝致力於對話解決問題的方向沒有變。其二,從兩位領導人之間私人信件渠道暢通可見,2018年來自上而下的政治解決模式仍在發揮作用。這與慣常自下而上、從工作組到高層會談的模式截然不同,元首為兩國談判確定了基本的方向和原則。

就在新加坡峰會一周年前夕,特朗普11日在白宮南草坪隆重宣佈,10日收到金正恩的來信。他略顯神秘地表示,信的內容不能公開(“非常私人”),但這是一封“非常溫暖、非常友好”的信。他炫耀自己與金正恩“關係良好”,肯定了金正恩“履行承諾”的做法(未試射遠程導彈、未進行地下核試驗)。最後,他不忘贊美朝鮮,在金正恩的領導下擁有“巨大潛力”。

其一,無核化行動有限。文在寅去年9月表示,金正恩誓言在國際核查人員在場的情況下永久拆除關鍵的導彈設施;如果美國採取相應措施,金正恩將採取更多措施實現無核化,比如關閉寧邊核設施等。但這些承諾尚未兌現。

美國和平研究所朝鮮事務專家弗蘭克·嚴接受韓聯社採訪時說,朝美首腦第三次會晤的可能性增大了,但首先需要恢復工作會談、高級別會談,在會談中“實質性展示靈活性”。

外界擔心,半島局勢可能會重新滑回“對話——緩和——取得成果——陷入危機——對抗”的新周期。

三個月後(去年10月),蓬佩奧終於實現第四次訪問朝鮮,稱贊朝鮮取得了“重大進展”;去年11月朝鮮釋放了一名被拘留的美國人,以示善意。然而今年2月,第二次美朝峰會還是因為美方的無核化要求與朝方解除製裁要求之間的巨大鴻溝而受挫。美朝談判自此陷入僵局。

起落外界普遍認為,一年前在新加坡舉行的首次“金特會”,以及雙方簽署的《聯合聲明》,具有劃時代意義。雖說它只是一份並不具體的聲明,4條內容都較為簡單,既沒有解釋美朝如何建立“新型關係”,也沒有界定什麼是“完全無核化”,但雙方都做出了重大承諾:美方將為朝鮮提供安全保證;朝方致力於實現半島完全無核化。

其六,朝鮮試射戰術武器。今年5月,朝鮮進行兩次試射活動。不過,無論助手和朋友如何批評朝鮮(博爾頓指責朝鮮試射違反安理會協議、安倍認為朝鮮試射對日本構成威脅),特朗普還是一如既往地給予朝鮮信任(認為朝鮮遵守了承諾,贊賞東北亞緊張局勢正在急劇緩解)。韓國政府同樣反應低調。

美國夏威夷大學分析人士羅布·約克指出,更具諷刺意味的是,奧巴馬政府時期對朝“戰略忍耐”的政策備受批評,如今,特朗普的立場不是解除製裁,也不是威脅發動戰爭,而是等待朝鮮做出正確的決定——似乎又回到了奧巴馬時代的“戰略忍耐”政策。

美媒稱,文在寅曾暗示,第三次“金特會”可能正在籌備之中,經濟援助的誘惑太大,金正恩無法無限期抵制。就在11日早些時候,博爾頓也給出開放的答案:只要平壤做好準備,第三次美朝峰會就有可能舉行;但是,“球在平壤一邊”,此事“由金正恩掌控”。

6月12日是美朝新加坡峰會一周年的日子。特朗普11日在白宮透露,再次收到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溫暖”來信,並表示相信雙方最終能夠達成協議。

自河內峰會後,特朗普政府的對朝政策面臨很大壓力,美國輿論和保守派都對會談破裂頗有微詞。正因如此,通過炫耀這封“熱情洋溢”的來信,特朗普既可以找到對朝政策的有力解釋,為自己的國內困局解套,同時也為緩和兩國間氣氛、推動美朝工作性會談鋪平了道路。路透社認為,特朗普借金正恩的來信,不僅安撫國內,也再次向朝鮮示好,意在為陷入僵局的美朝談判註入動力。

其三,美朝關係陷入僵局。去年7月,朝鮮遣返了55箱朝鮮戰爭中陣亡美國士兵的遺骸,這是其朝著新加坡聲明中建立“新關係”邁出的快速第一步。但就在同一個月,朝鮮指責蓬佩奧在訪朝期間提出“強盜般”要求。特朗普隨後取消了蓬佩奧原定於去年8月的平壤之行。

王俊生指出,當前條件並不成熟。從首次峰會到第二次峰會中間經歷七八個月、多輪高官互訪(朝鮮勞動黨副委員長金英哲、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準備,但結果還是遇到了挫折,這說明朝核問題盤根錯節,也說明兩國需要進一步優化談判和峰會準備工作。

其五,對朝製裁仍然嚴厲。在“極限施壓”政策下,特朗普政府加強了對朝製裁的執行力度。上個月,美國首次宣佈扣押了一艘朝鮮貨船,指控其違反美國和聯合國的製裁,走私煤炭。朝鮮稱,這是違反新加坡峰會精神的非法行為。

專家指出,懷疑也好,批評也罷,這恰好共同反映出朝核問題的複雜性。從錶面看,雙方在無核化核心議題上的矛盾和分歧難調:其一,無核化步驟,朝鮮承諾棄核,但希望分階段實現,以及需要美方的“互動”,採取相應措施,諸如放鬆製裁;但美國堅持朝方必須完全、可驗證、不可逆轉的無核化,並申報核清單,甚至設棄核時間表,否則其他免談。其二,在半島和平上,朝鮮要美國發佈終戰宣言,但美國還是一口咬定得先棄核。從更深層說,雙方缺乏基本的戰略互信,都懷疑對方的誠意,都有自己的重點關切。

與特朗普的“興奮”形成對比,外媒淡淡地指出,這是特朗普安撫國內、示好朝鮮、竭力保護外交“遺產”的舉動。更有批評人士“潑冷水”:總統盡情施展“個人外交”,但平壤至今沒有邁出實質性的棄核腳步。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堅稱,“球在平壤那邊”。但專家認為,未來局勢如何發展,更多取決於美國能否做出務實的選擇。

但今年,朝美關係的僵局也給朝韓關係吹去冷風。朝鮮拒絕了韓國提出的後續行動,暫時退出了聯絡處舉行的每周例會。韓國方面已承認,在美朝談判取得進展之前,其改善與朝鮮關係的努力受到美國製裁的制約。

“美方說球在朝鮮這邊,但我認為更多還是看它自己能不能鬆口,”劉鳴指出,河內峰會上美方提出的要價太高,既要終止寧邊核設施,又要其他設施接受國際監督。美方固執地認為,朝鮮經濟面臨諸多困難,只要維持“極限施壓”,堵住朝鮮可以鑽的經濟空子,平壤就會讓步。

但是,特朗普政府似乎並不能掌控這個進程,朝鮮並沒有退縮。王俊生說,特朗普當然也希望朝鮮問題能夠繼續取得突破,這樣更有利於他的2020年選戰。因此,眼下就看美國能不能制定更加務實的目標,逐步放鬆對朝製裁,推動漸進式的無核化進程。

“這封信的內情尚不清楚,眼下韓國總統文在寅正在北歐訪問,並有過美朝可能會恢復對話的表述,不排除韓方在幕後牽線搭橋的可能性。”上海社科院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劉鳴指出,從特朗普的角度說,這封來信可以說恰逢其時。

見面?日本共同社解讀,首次美朝首腦會晤即將一周年之際,金正恩又一次採取“信函戰術”。韓國《中央日報》也說,自去年以來,每當朝美關係面臨節點,金正恩會給特朗普去信,以尋找突破。《中央日報》還援引分析師的說法報道,金正恩致信特朗普,將解除河內會晤後朝美之間的膠著狀態,第三次首腦會晤的時機或許將趨向成熟。

其二,峰會外交風生水起。在新加坡峰會之後,金正恩融入國際社會的步伐邁得很快。他對中國進行了兩次訪問,這是他與習近平主席的第三次和第四次峰會;去年9月,他在平壤主持了與文在寅的第三次峰會,這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今年2月的第二次“金特會”;在河內訪問期間,他與越南官員建立了友好關係,就像他訪問新加坡時與新加坡官員建立起友誼一樣;今年4月,他還訪問了俄東部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見了俄羅斯總統普京。

從朝鮮的角度看,劉鳴認為,它眼下也面臨一些困難。美國加大製裁力度,在公海動員歐洲、日本和北歐等國家監視朝鮮船隻,給後者的經濟發展帶來阻礙。如果能爭取到美國立場的鬆動,繼續推動工作性會談,對朝鮮來說也是一個機會。

朝中社11日再次批評美國,傲慢的單邊政策絕不會奏效。朝方敦促美國“撤銷對平壤的敵對政策”,否則一年前在新加坡舉行的里程碑式峰會上達成的協議將可能成為“一紙空文”。

美國傳統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布魯斯·克林納指出,特朗普政府上任頭18個月對朝鮮實施的製裁,比奧巴馬政府8年來對朝鮮實施的製裁還要多。上月,美國官員宣佈扣押一艘被控走私煤炭和重型機械的朝鮮船隻。此舉被視為特朗普政府發出的一個信號,表明它可以更有力地實施製裁。但是,“與新加坡峰會之前相比,朝鮮離無核化並沒有更近。”美國傳統基金會亞洲學者奧利維亞·伊諾斯表示。

專家一致認為,雖然雙方仍會維持僵局、美國仍會繼續製裁,談談吵吵,吵吵談談,恐怕會是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的常態;但半島局勢不太可能再逆轉到2017年那種“怒火與炮火”的核對抗態勢。“雙方對於未來的方向和目標是有共識的,誰都不願走回頭路,但取得突破的時機尚不成熟,雙方還要繼續相互摸底。”王俊生指出。

那麼,既然又收到了“情書”,兩位朋友是否會再次見面?特朗普的回答是,“這有可能發生”。

出路正是由於半島局勢的反反覆復,美朝國內都有各種質疑和批評的聲音。

美國國內的懷疑派認為,朝鮮危機正在遵循人們長期以來熟悉的模式:平壤一方面尋求緩解經濟危機,一面又用未曾兌現的承諾把美國及其盟友緊緊拴在身邊。而號稱“極限施壓”的特朗普政府,似乎並不比他的前任們更有辦法。

“我認為,特朗普說的可能性不大,”劉鳴判斷道,因為雙方的工作性會談已經停止,沒有任何實質性接觸,美國對朝事務代表比根並沒有接到相關的工作任務。

然而,自新加坡峰會以來,兩國關係雖然取得了一些進展,但半島局勢一直忽明忽暗,起伏不定。路透社指出,具體表現在如下方面:

其四,朝韓關係蒙上陰影。去年,隨著金正恩和文在寅舉行三次峰會,朝韓關係取得了快速進展。雙方不僅同意簽署軍事協議,以緩解緊張局勢;還採取了一些實際措施,如停止大型軍演、在邊境設立禁飛區、清除非軍事區的地雷和哨所、在開城設立聯絡處等。

一些分析師還說,河內會晤後,美國朝野認為不能草率同意第三次會晤的強硬論調聲勢較大,特朗普要與金正恩再度會晤不容易。

解套?一周年紀念日收到“約會”對象的來信,聽起來似乎很浪漫,更別提是兩個互有“好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