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经济-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国家也接收了大量委内瑞拉难民

【容祖儿新恋情】

根源在於動亂“委內瑞拉的政治危機和經濟狀況,引發了該地區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潮之一。”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經濟新聞網直言。

近日,聯合國難民署發佈了最新的《全球趨勢》。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底,全球流離失所者人數達7080萬。其中,委內瑞拉等拉美國家的局勢不容樂觀。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菲利波·格蘭迪特別指出:“幾年前,我們還認為拉美已經實現了相對穩定,但現在該地區已出現明顯的危機。”

“拉美難民問題的核心是各國經濟發展不平衡,只能靠發展來解決。”王珍指出,美國作為世界第一強國和近鄰,有責任也有能力幫助拉美走出困境。

“委內瑞拉難民問題首先是個政治問題。”王珍分析稱,委內瑞拉難民問題的根源在於社會動亂。

“令人震驚”。對於眼下委內瑞拉的人口外流現象,英國《衛報》如此描述。

近年來,委內瑞拉政府與反對派鬥爭激烈。1月,委內瑞拉反對黨成員、議會主席胡安·瓜伊多自封為“臨時總統”,美國等40多個國家予以承認。為逼迫委總統馬杜羅下臺,美國採用經濟製裁、外交孤立和軍事威脅等手段,對委內瑞拉不斷施壓。

“委內瑞拉危機蔓延到美國國內及其他地區只是時間問題。”美國石英財經網擔憂,委內瑞拉的大量人口外流使它“越來越像敘利亞”。長此以往,鄰近地區的任何國家都不能獨善其身。

值得註意的是,在委難民問題上,社會各界觀點“撕裂”。據英國廣播公司6月7日報道,委內瑞拉政府表示,美國製裁是造成難民潮的根源;反對派及其支持者則認為,委難民問題與政府管理不善有關。

難民人數激增“逃離委內瑞拉的人數現已超過400萬。”英國廣播公司援引聯合國機構的數據稱,自2015年底以來,人們逃離的速度“飆升”。

然而,隨著委難民危機加劇,這些難民接收國不得不採取更嚴厲的邊境政策。6月14日,秘魯政府發表聲明表示,由於大批移民與難民集中擁入,將採取特別應急措施,要求入境秘魯的委內瑞拉人必須持有有效的護照和簽證。在此之前,委內瑞拉人只需憑身份證或是入境卡即可進入秘魯。

聯合國相關數據顯示,在委內瑞拉的外流人口中,大約有一半前往哥倫比亞和秘魯尋求庇護。此外,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的國家也接收了大量委內瑞拉難民。

據《洛杉磯時報》此前報道,越來越多的委內瑞拉人也前往美國,僅去年就有近3萬名委內瑞拉人申請庇護。

對此,難民署和國際移民組織委內瑞拉難民和移民問題聯合特別代表愛德華多·斯坦表示:“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國家正在儘力應對這場前所未有的危機。但如果沒有國際幫助,他們就無法繼續。”

發展才是正道綜合多家外媒報道,儘管許多拉美國家向委內瑞拉人敞開懷抱,但隨著難民數量增多,當地人與委新移民之間的關係也日趨緊張。“委內瑞拉危機已使拉丁美洲的庇護程序不堪重負。”英國《金融時報》稱。

據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經濟新聞網6月20日報道,2018年,委內瑞拉成為尋求庇護者人數最多的國家,該國的尋求庇護者約為34.2萬人。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道,不僅僅是委內瑞拉,洪都拉斯也於2009年後陷入了一場“日益惡化的人權噩夢”,而這與美國的對外政策密不可分。

美國《外交》雜誌網站6月13日刊文指出,過去幾年,委內瑞拉的國內生產總值萎縮了兩位數,年通貨膨脹率超過80000%,90%的人口生活在貧困之中。

對此,中國前駐委內瑞拉大使王珍態度較為樂觀。“拉美有難民問題,但並不足以壓垮拉美。”王珍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真正棘手的不是難民問題本身,而是美國以此為由,對委內瑞拉極限施壓。

然而,對待難民問題,美國政府態度一向強硬。據彭博社6月20日報道,2018年,特朗普政府將難民入境人數限制在3萬人,這是自1980年以來美國接收難民數量的最低水平。今年4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看望委內瑞拉難民時重申,將利用製裁和取消簽證等手段,進一步對馬杜羅政府施壓。

“美洲大陸面臨與2015年地中海地區類似的難民‘危機時刻’。”德國《國際政治與社會》雜誌網站在刊文中發出警示。